下载野途手机客户端 赛事管理后台
扫码关注
“野途网”公众号
马上报名
×
意见反馈
客服电话:400-6563-116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作者: 刘剑璞 2023-04-10 12:02:02 6425 评论:1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4月9日巴黎鲁贝赛(Paris-Roubaix)以“彪哥”范德普尔的单飞取胜告终,范德普尔凭借此胜取得了五大古典赛3/5的“成就进度”;另外,范德普尔的队友菲利普森获得了比赛亚军,导致在前三颁奖台上还呈现出了欧倍青车队占俩席的罕见场面。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关于巴黎-鲁贝(Paris-Roubaix)

公路自行车运动中有着五大古典赛,而在法国举办的、被称为“北方地狱”的巴黎鲁贝(Paris-Roubaix)是其中最负盛名的一个,更是常被看作是自行车古典赛的“形象代言”。

由举办环法的法国赛事公司ASO所举办的巴黎鲁贝从1896年被创立,惯例是在4月份的春季时节举行,至今年2023年的巴黎鲁贝已是第120届。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与另一个古典赛重头戏——环弗兰德斯的特点有显著区别,环弗兰德斯虽然石头路较为规整但拥有极多的起伏路和爬坡路,而相比之下巴黎鲁贝虽然没什么爬坡,但后半段密布的石板路却有着间隙大以及凌乱无章的特点,一旦配合上欧洲初春时节常常出现的冷雨天气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意外以及让人变成“泥人”的“名场面”。

【2022年回顾】巴黎-鲁贝 | 功成名就!范巴勒长距离单飞夺冠

【2021年回顾】雨泥地狱!科尔布雷利战胜范德普尔赢得巴黎鲁贝

与往届类似,256.6公里赛程的本届巴黎鲁贝重点仍在后半段密布的、共有29段的石头路。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热门车手方面,当今古典赛三巨头中的范德普尔和范阿尔特均有参赛,但波加查没参加;而往届冠军中,2022年冠军范巴勒、2018年冠军萨甘、2017年冠军“二维码”范阿维马特、2015年冠军德根科尔布四位前冠军有参赛。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官方也最看好“两范”

赛前分析来看,拥有范阿尔特的荷兰珍宝车队的综合实力最强,但珍宝车队从此前战绩来看仿佛套上了魔咒,因其虽然几乎是“垄断”了次一级古典赛,包括此前五个石头路古典赛全胜,但重头戏的五大古典赛却一场都没赢,因此很多车迷并不是特别看好珍宝以及范阿尔特,更多人更看好范阿尔特“相爱相杀”了十多年的老对手——范德普尔,因为其在开年以来表现出来的竞技状态实在太强了——第五个CX世锦赛冠军、米兰圣雷莫冠军、E3古典赛亚军、环弗兰德斯亚军等等,无不印证着“彪哥”范德普尔正处在一个巅峰状态。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与2022年的比赛类似,本届巴黎鲁贝比赛当天并没有遭遇阴雨天气,比赛是在明媚的阳光中启程的;然而晴朗的天气并不意味着“和谐”的氛围,比赛开始后立即就出现了进攻突围动作,此后比赛一直处在一个紧张激烈的节奏里,比赛开始后前90分钟的集团均速达到了50公里/小时。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但前期并没有人能成功突围出去——直到行进了90公里后、开始进入第一个石板路的时候,才出现了第一个较为稳定的四人突围小队;而在进入石板路段后,车群里也开始不停出现机械故障和摔车事故,包括2018年冠军的萨甘也在这里摔车受伤而退赛,不久后就被送往了医院。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当车群即将来到那著名的、让人闻风丧胆的、位于阿伦堡森林的五星难度石头路段时,一支极具“冠军相”的五人小队从集团中突围而出,其中包括珍宝车队古典赛的王牌组合范阿尔特(Wout van Aert)和拉波特(Christophe Laporte)、欧倍青车队的最大夺冠热门范德普尔(Mathieu Van der Poel)、2015年冠军德根科尔布(John Degenkolb,帝斯曼车队)以及斯特凡金(Stefan Küng,FDJ车队)。

这个五人小队的成员都过于知名了,使得集团中立即就组织起了追击,包括彼得森、甘纳等人很快也从集团中突围出来、尝试追上前面的“冠军小队”。

在阿伦堡森林路段,主车群发生了多起摔车事故,其中2022年冠军得主的范巴勒、阿斯格林在内的多人在摔车中遗憾退出本届比赛的角逐。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从阿伦堡森林路段出来后,先是由双范领衔的“冠军小队”追上了最初的领先小队,然后在他们身后、由甘纳、菲利普森、彼得森等人组成的追击小队也在不久后追上了他们,组成了一个人数多达13人的新“冠军小队”。

然而这个“冠军小队”中实力并不平衡,因为其中新加入了范德普尔的两名队友——菲利普森(Jasper Philipsen)以及费尔梅尔施(Gianni Vermeersch);反观范阿尔特这边,其搭档拉波特从阿伦堡森林路段出来后就遭遇了爆胎,使得范阿尔特要孤军对阵范德普尔这边三个人。此时距离终点还有90公里左右。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13人领先集团中欧倍青车队有3人,这意味着欧倍青车队会主导这个领先集团的节奏——他们也确实这么做了,为了显而易见的范德普尔的夺冠机会,欧倍青车队另外两人的菲利普森和费尔梅尔施积极领骑,使得这个集团的领先优势迅速扩大。

此后相对平静了一段时间,直到来到距离终点还有51公里、还剩11个石板路段的地方,范德普尔开始发起连续的多次进攻,而一系列的进攻使得原来的领先集团人数再次削减,包括科菲迪斯车队的瓦尔沙伊德在内的四人被“筛选”出局。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在距离终点还有16公里多的最后一个五星难度石板路,又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首先是状态仿佛老树逢春的2015年冠军德根科尔布,在一段石板路上被“逼”出赛道边缘的草地并撞到观众而摔车,失去了进一步角逐的可能性;与此同时范阿尔特发起了进攻,仅有范德普尔能够跟上——然而即便形势大好,范阿尔特悲剧的在那段石板路就快就要结束的时候遭遇了爆胎,使得从最后一段石板路出来后,范德普尔处于了单飞状态。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范德普尔此后就进入到了个人计时赛模式,一路单飞到了巴黎鲁贝标志性的终点区域,露天的鲁贝自行车场馆,取得比赛冠军——并且范德普尔在过线时候,其队友菲利普森以及老对手范阿尔特也刚来到鲁贝车馆,刚好落后于范德普尔一圈(车馆的一圈)。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就这样,本届巴黎鲁贝的颁奖台上罕见的呈现了欧倍青车队占俩席的画面——唯独范阿尔特看上去不太高兴,毕竟一场比赛爆了两次胎,并且其中第二次是在最关键的时候爆胎,只能说范阿尔特当天的运气实在不好。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状态“老树逢春”的2015年冠军德根科尔布,却遭遇摔车而痛失争冠机会,过线后痛苦不已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范德普尔的此胜,是其开年以来近乎“爆炸”的竞技状态的进一步延续。开年以来,范德普尔先后赢下了第五个CX世锦赛冠军、米兰圣雷莫冠军、E3古典赛亚军、环弗兰德斯亚军等等,如今又取得了其人生中第一个、极重分量的巴黎鲁贝冠军,范德普尔赛后也直呼“这是我有史以来状态最好的一个春季了”。

另外,范德普尔此胜还使得他拥有了五大古典赛3/5的成就进度:范德普尔此前拥有2020、2022年的环弗兰德斯,以及今年早些时候的米兰-圣雷莫冠军,而如今拥有了巴黎鲁贝冠军后范德普尔已经可以“认真”考虑古典赛大满贯的事了。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巴黎-鲁贝 | 范德普尔单飞大胜!领奖台欧倍青占俩

编辑:刘剑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动态 登录注册
全部评论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