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野途手机客户端 赛事管理后台
扫码关注
“野途网”公众号
马上报名
×
意见反馈
客服电话:400-6563-116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作者: 王建国 2021-04-18 12:50:54 8809 评论:1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编前:王建国,前中国铁人三项运动协会秘书长,2003年3月至2017年10月间曾两次担任中铁协秘书长。2021年2月8日,在体育行业耕耘四十六载后,王建国退休了。退休不退志,运动不停步,且看他与铁人三项长达几十年的渊源故事~


就在2021年2月8日,我的退休生活开始。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有人说退休是人生进入第二春。我虽还没有深刻体会上,但希望自己能够安排好退休后的10-15年,既丰富退休的生活,也能为社会、为我们铁三继续做一份贡献。

作为一名从事了四十六年体育行业的从业者,话题必须离不开体育。因为自己也是参与体育运动的倡导者和受益者。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随大流、稀里糊涂进入体育圈

我出生在上世纪国家严重三年自然灾害的末年。要上小学了,又遇上了“文化大革命”。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我父亲是位军人,曾是“最可爱的人”入朝参战,1956年回国后部队远在黑龙江,一年中就1-2次探亲假才回沪;我有一位长我近两岁的哥哥,母亲在街道当临时工,工资收入微薄,且要照顾两个男孩,所以日子过得相当艰苦。能分担母亲一些的,就是我跟着奶奶经常去宁波的乡下生活。直到要上小学了,才在上海算正式安顿下来。

那时不仅生活艰苦,住房也很困难。我记得我自进入上海市体校之前就没有在床上睡过觉。小的时候在衣柜上睡过,大了之后就是天天睡地铺。这样当然也练就了我能在一条长板凳上睡觉的功夫,还有就是我到现在仍是腰杆倍儿直。

小时候的生活总是天真活泼的。“文革”期间,学校正常的教学受到影响,也让我们这帮“小赤佬”有充足的时间疯玩。捉迷藏、踢足球(砖头、书包都是可以摆成球门)等等;小学里我就是体育活动的活跃分子。这些活动无形中促进了我走上体育之路。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小学6-7年级时,为参加徐汇区田径运动会,学校挑选一些学生组队参加。我被学校体育老师邓金城先生(邓世昌的孙子)选拔,参加100米、200米和400米跑的比赛。而就在那次比赛中,我被徐汇区少体校田径队短跑组曹性惠指导看中,不久就被选入区体校从事短跑的训练。一年后,我又在参加市里的比赛中被上海市体校田径队跨栏跑教练战仁寿挑选、进入上海市青少年业余体育学校,改行从事跨栏跑的训练。

我的中学时代是在市体校度过的。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后拨乱反正,开始恢复高考。作为一名业余体校的学生运动员,我们除了要上半天文化课之外,其实比较明确的目标就是出成绩,进市体工队(还有被特招入伍进入部队体工队的)。回忆起来,那时摆在我面前的是三种情况。一是上升进体工队(或去部队)。但此路不通,因为当时我的专项成绩在上海市排第二(而第一者已经明确被选进市体工队);二是进不了体工队,我就要被退回徐汇区,继续去完成最后一年的高中学业,之后......我无法预料;第三就是参加高考了。我们得益于新时代,也得益于市体校文化课班主任张允文的远见,我走了第三条路。那时我并不清楚高考能改变生活,在看到不少同学打算报考时,我也动心了,随大流参加了高考。山中无老虎,在上海考区,专项考试我得中头名。1978年10月,我进入北京体育学院本科田径(跨栏跑)专业学习,四年后毕业,我被分配到了国家体委从事自行车运动的管理工作。算是正式进入体育行业从业。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一次“打赌”,成就了我的铁三生活

1982年7月,21岁的我来到了国家体委训练竞赛一司摩托自行车处工作,这是我人生历练、成长的开始。1989年4月我被任命为摩托自行车处的副处长;1994年国家体委机构改革,我到了老山国家体育总局自行车摩托运动管理中心(1996年改为自行车击剑运动管理中心),继续从事自行车项目的管理工作。1998年正式组建国家自行车队后,我担任了首任国家自行车队的领队。我见证过周玲美和江永华分别打破女子1000米和500米计时赛的世界纪录;见证过中国自行车在悉尼奥运会上奖牌“零的突破”;也目睹了环法自行车等大赛。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因轮岗,2003年3月我到了铁人三项部工作,并兼任中国铁人三项运动协会秘书长,直到2017年(中间轮岗在党委办公室工作了近5年)。而在从事自行车项目管理工作的二十多年的工作中,几乎没有有意识的进行体育锻炼,也从没有想到过我要用自行车来锻炼锻炼自己的身体。偶尔活动那也是不痛不痒。从事铁三项目工作后,就更没有想到自己会直接参与到这项运动当中。我参加铁三运动,完全是因为赌气和跟别人的一次打赌。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因为运动员当面及背后叫我“大肚子”,我赌气下决心开始自行车锻炼。工作以后,由于忙于工作、经常出差,或者说是锻炼的选项不固定,体育锻炼几乎荒废,有时打打网球、跑跑步,但都是不疼不痒、兴趣驱使而随心所欲。在一次打网球活动中,不幸损伤了左膝半月板,加上以前短跑训练时拉伤过腿部肌肉,运动中旧伤复发后,不仅跑步跑不了,连走路都疼痛。因此,虽身处体育行业,但身体素质逐渐退化,体重倒是节节攀升,是典型的“灯下黑”。我从大学毕业时的71公斤体重,到2003年增长到了94公斤,体检报告中不仅有“三高”,还有中度脂肪肝。在国家队跟队时,听到别人这么的“称呼”我,让我深受刺激;而在铁三赛场看到我们的业余爱好者良好的体型和精神状态,使我深受感染。最后,我开始有了要锻炼身体,改变现状的念头。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2004年8月的一个周末,我与家人去郊区,在十三陵水库看到了北京行如风俱乐部组织的一个业余自行车比赛,也见到不少熟人。爱好摄影的我,不会放弃拍摄的机会。回到家整理这些照片时,为业余运动员带有专业的风范所感染,我决定选择熟悉而陌生的自行车来锻炼身体。擦拭好尘封多年的自行车,我开始了周末的单车游“世界”。北京的黄花城、蟹子石、东方红隧道、大村、高崖口等山路,多年来都有过我的身影。2005年一个夏夜,下班后误了班车,我决定骑车回家!骑行在夏夜的凉风里,惬意无比。之后我就开始坚持骑车上下班了。从方庄到老山距离25公里,每天来回就是近50公里,无论夏冬雨雪,我坚持了4年。2009年初我搬家到了西部宛平城,路程缩短了一半,但为了骑车锻炼,我回家前都要先在老山骑上2圈,距离一定要凑够25公里。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自从选择了自行车运动健身,身体状况得到改善,“三高”降低了,血糖稳定了,脂肪肝没有了!体重降到了78公斤,特别是有了良好的精神状态,还经常参加一些业余自行车比赛,能与年轻选手同场竞技。但即使如此,我也绝没有想过要参加铁三比赛。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与国际铁联主席的打赌,成就了王“铁人”

记得是2006年,一次与国际铁联主席麦当劳聊天,这位依然参加铁三比赛的70多岁的老人反问我说:“你行吗?我知道你爱骑车,敢试试吗?”我知道老人家是在激将的方式刺激我,我可不能让人家外国人小看我、小看了咱中国人。我很坚决地回答说:“等我50岁以后吧!”

为迎接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铁人三项运动协会在湖北宜城赛区组织了一次“全民健身与奥运同行”的活动,为做表率,我参加了快乐体验组。虽然三项距离都很短,游泳我是蛙泳完成的,还是累得够呛。但在完成体验之后,我的内心很兴奋。下水了就等于湿身了,我要开始兑现曾经的诺言。2009年3月至2013年年底,我轮岗到了党委办公室工作,出差少了,业余时间也相对多了些,我开始铁人三项的训练。首先是要过游泳这一关,之前我只会蛙泳,2010年秋冬之际开始学习自由泳。我还参加了中铁协开办的首期训练营,记得整个营期当中,仅有一次是因为出差而缺席。 体重降下来了,跑步也就不感觉那么的痛苦了。经过必要的锻炼和学习,2010年7月,我参加了在昌平举行的2010红牛国际铁人三项洲际杯赛暨全国冠军杯系列赛。首次参赛,遗憾的是在完成游泳后的自行车赛段中轮胎被扎而退出比赛;2011年在我50岁大寿这一年,参加并完成了2011年北京铁人三项世界锦标赛总决赛分龄组比赛和11月在广东三水洲际杯赛的两场铁三比赛。第二年我参加了在江苏镇江举办的比赛,取得了2小时43分的个人最好成绩。之后我还参加了北京铁人三项赛、河南睢县和河北衡水的中铁联赛,保持不到3小时完赛的成绩让我开心,也让车坛和铁坛的朋友们又送给我一个新外号——王“铁人”!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干一行,爱一行。

2020年是中国铁人三项运动协会成立30周年大庆。我受邀参加了“中国铁三·荣耀三十”的庆典仪式,并获得了协会颁发的一樽致谢纪念杯。铁三协会自1990年成立至今经历了依托奥体中心与社会化实体运行,到归属项目管理中心(自剑中心)管理、再到进一步改革成为现在这样的实体化协会的过程,我是唯一的一位经历了30年全过程的人。对于我来说,这是对我从事铁三工作的一份褒奖。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1989年我被任命为国家体委训练竞赛一司射箭自行车处副处长,1990年初中铁协成立,经上级领导批准,我受邀兼任协会的副秘书长。但直到2003年担任秘书长之前,我没有直接参与过铁三项目相关工作。1994年国家体委机构改革,我从国家体委机关到了西郊老山的自行车击剑运动管理中心继续从事自行车项目的管理工作。2003年3月,作为当时国家自行车队领队,在紧张备战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关键时刻,我被轮岗到了自剑中心铁人三项部(兼任协秘书长),当时的心理压力非常大。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我从2003年3月至2017年10月间,曾两次担任过协会的秘书长(2013年3月至2009年3月和2013年12月至2017年10月),当中有近5年轮岗到了自剑中心党委办公室工作。

2002年底,铁三项目由奥体中心移交老山自剑中心管理,2003年3月我接任梁山水担任铁三部主任并兼任协会秘书长。当时部门人员只有4人,而在中心内部,铁三项目不同于其它重点项目,自行车、击剑、现代五项和马术分别由部门和国家队两套建制,铁三则是部、队合一,既要管理协会的行政事务,又要组建和管理国家队的集训与备战工作。每逢诸如奥运、亚运等重大赛事备战集训任务时,我与仅有的几位同事都是要长期扎在运动队里,与教练员、运动员同吃同住,了解训练情况、做好服务保障。后来,我也养成了经常到队里与教练员、运动员相处的习惯。

铁人三项是一个新兴的运动项目,它刚一产生就引发众多爱好者追随,并很快风靡全球,也是最快速进入奥运会大家庭的项目。铁人三项在我国于八十年代初开始兴起,在亚洲属于开展较早的国家。但那时由于是非奥运会项目,省市没有组建专业队伍,主要是民间开展的业余爱好者参与,运动水平落后于日本、哈萨克斯坦、甚至中国香港。接手铁三项目时,我们面临着项目水平低、人手缺、经费短、机会少等诸多问题。我们克服重重困难,只为做强铁三!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我为了减肥开始锻炼(骑车),跟别人打赌成为了王“铁人”,而参与了运动后能从中受益,不仅体重降下了下来,高血压、血糖高等也得到了控制,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我的经历让我理解到铁三精神:一种教育手段、一种精神载体、一种生活方式恰到好处地融合在了一起。

自2015年起,我一直坚持骑自行车上下班,严寒、酷暑也不间断。苦不苦?能不苦嘛!我是将吃这种苦当作一种励志手段,一种与教练员、运动员共同坚持不弃,共同奋进的决心。有了这样的决心、信念,就没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

当我亲身参与到铁三运动后,我与业余的运动员们拉近了距离,交了朋友。这种“零距离”让我深入了解我们铁三爱好者们需要什么?想的是什么?这在制订项目发展的策略上、方法上都是有积极帮助的。另外,亲身参与铁三运动后,我与业余的运动员们拉近了距离,交了更多铁三的朋友。我与业余铁三爱好者有着深厚的感情。我最最关心的是安全,所以每次比赛我都要等到最后一名运动员到达终点、并向医务代表确认安全顺利后才离开现场。威海的长距离铁三比赛,我与技术官员发起了最后一公里为最后一名选手陪跑的活动,并亲自参与陪跑。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虽然铁三项目成为2000年奥运会正式项目,但是因为奖牌数量少,省市建立专业队伍的积极性不高。我刚担任秘书长时,全年的比赛只有1-2场。那时虽然专业队伍少(国内只有5支队伍),但还是有不少的业余爱好者。我认为,要发展和推动我国的铁三运动,做好赛事是必不可少和主要的手段。多年的铺垫、大家的努力,在2016年7月推出了中国铁人三项联赛,而在当年全年的比赛总数达到了42场。通过赛事,宣传扩大了项目的影响力,截止2016年底,在中国铁人三项运动协会注册的133个业余团体会员、14600人。

我最欣慰是:我们铁三项目于2004年下半年开始研讨制订《业余铁人三项运动技术等级标准》,于2006年4月开始正式实施。这也是国内最早的业余运动员技术等级标准,并且还用了动物卡通形像对应每个级别(腾龙、飞虎、金狮、银豹、天马分别代表1-5级)。业余等级标准的颁布,对推动项目的普及发挥极其重要的作用。

在赛事举办和市场开发方面,一是规范赛事,文明赛场(赛风赛纪),绿色、无烟(禁止吸烟)等。二是打造精品赛事,将赛事分A、B、C三个等级,以满足各方需求。如不同城市根据自身的条件,组织和举办不同水平、形式和规模的比赛,不同级别的比赛都可以记入运动员的年度积分。通过这些赛事,一方面推动项目的开展,吸引更多人关注和参与到这项运动中来;另一方面,通过赛事,打造城市形像名片、提升旅游消费;宣传器材品牌,拉动产品消费。三是注重打造项目文化,保持铁三可持续稳步发展。

体育已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

体育运动改变了我的生活,锻炼就像吃饭、喝水、睡觉一样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我积极响应北京市政府的号召“每周少开一天车”,以及团市委倡导的“3510”行动(即3公里步行、5公里骑车、10公里乘公交),但凡能骑车我就决不开车。有时家人关心我,会在天气不好的时候劝我驾车上班。但是我都会找各种理由,坚持骑车。如,刮大风时,我说正好可以练练腿部力量;积雪路面时,我会刻意地去当作技术练习。长年累月的坚持,在单位里也给同事们留下了一个印象,如果哪天我没骑车上班,反而感到奇怪了;同事见面打招呼,也经常是“今天骑车来的”?

平时坚持注意身体锻炼,身体素质得以维持,同时始终保持着良好的生活习惯,也建立了自信。以前“发福”的体型都不好意思光膀子,更不敢去游泳。参与铁三又使我同大家一道共同诠释了“挑战自我,永不言弃”铁人精神。2014年10月,我曾受邀出席中国自行车协会在江苏昆山举办的“自行车骑行文化高峰论坛”,并要求作10分钟的演讲。我在讲演中说到:“我认为如果不发生交通事故,自行车运动是最好的运动。不同于球类等项目,它是左右交替运动,对左右半脑的锻炼也是均衡的,不偏废任何一边;但是如果再参与铁人三项,增加了上肢运动,就能弥补自行车和长跑对上肢锻炼的不足,不光是全身发展,而且是陆地、水上全能。人生总是要尝试一些不可能的事情。” 除此之外,我还挑战马拉松跑。我参加了2016年北京马拉松和2019年上海马拉松以及4场半马的比赛。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2019年初,我转会到了SETC上海毅力特铁人三项俱乐部,当年就参加了中国铁人三项联赛的河南睢县站和河北衡水站的比赛;2020年因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很多赛事活动因此停摆,但我还是有幸参加了2020年第20届三夫平谷金海湖国际铁人三项赛,以及三夫户外组织的“黄河英雄”自行车、越野跑挑战赛,不仅完赛、还取得了令自己满意的成绩。这些对于我在工作和生活给予了很大的帮助与激励。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如今我已步入退休人员行列,但我依然继续保持着已经养成的良好的运动习惯,身体力行传播正能量。同时,我还有很多不同的兴趣爱好……比如画画,还有摄影。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我非常希望自己的身体力行,能够带动身边周围的人一起参与到运动中,实现我们的美好生活-向动而生。

前中铁协秘书长王建国:向动而生,退休不停步

文字与图片来源:王建国

 编辑:哈比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动态 登录注册
全部评论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