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野途手机客户端 赛事管理后台
扫码关注
“野途网”公众号
马上报名
×
意见反馈
客服电话:400-6563-116

环台骑行(三)| 台西,城市一隅的风景

作者: 途鸦er 2022-07-01 16:51:10 5248 评论:0

环台骑行(三)| 台西,城市一隅的风景

辽阔

环台骑行(三)| 台西,城市一隅的风景
© James Liu

车过屏东,便是坦途。东北-西南走向、纵贯岛屿的台湾山脉占据了台湾岛中部的土地,平原只得依次在四周铺开。相较于呈狭长分布的东部,西部平原区域面积更为宽广。

以山脉分界,西侧拥有全岛80%以上的平原。放眼远眺,一望无际的土地上,还有蜿蜒清澈的河流。发源自中央山脉的台湾最大河流浊水溪一路向西,出山后形成大面积冲积扇,给予平原上的人们水源和湿润的耕地。地形平坦、土壤肥沃、水源充足、全岛雨热同期的季风气候……大自然已做好所有铺垫,只等主角登场。

一瞥

环台骑行(三)| 台西,城市一隅的风景
© James Liu

向西望去,祖国大陆与岛屿隔台湾海峡相望;东南方向的南海边缘,亦有千帆待发。海陆位置令人们渡海至此,优越的自然条件牵绊了行者的脚步,形成村落、城市,再从农耕文明走向工业。

台湾西部的现代化发展进程快于东部。全岛首府市台北、第二大城市高雄分据北部与西南,与台西中部的台中分别为中心,构筑起台湾的工业体系。

毕竟走马观花,时间有限,我无法去细致感受和描摹台湾西部繁华背后的深度。只来得及停驻在城市一隅,企图从方寸间读出几行字,几个短语,或者凝结成一张照片,构筑对这里的印象。

触摸,脉络

环台骑行(三)| 台西,城市一隅的风景
© CHI-CHUAN HSU

在高雄,我们选择参观国立科学工艺博物馆,触摸近代工业的脉络。狭小土地面积、稀缺的资源让台湾的工业因地制宜,发展出类似日本的“进口-加工-出口”模式,最主要的工业部门为制造业,含纺织、电子、化学、食品加工等;其次是电力业、矿业和建筑业。

台湾海峡南口的高雄,是台湾南部的海路大门。它既为工业中心之一,这里包含中钢、台船、台机、中化、炼油厂、发电厂等大型重工业;亦为交通枢纽,有台湾最大、货运吞吐量位世界前列的的高雄港。

环台骑行(三)| 台西,城市一隅的风景
© CHI-CHUAN HSU

国立科学工艺博物馆位于高雄市三民区,是台湾第一座应用科学博物馆,亦为南台湾第一个国立社会教育机构。

我们的参观——其实用“参观”并不合适,大概从开始体验第一个互动装置起,我和伙伴就自觉将身份定为为学习者,去参与这场兼备趣味性与科学性的博物馆教育。

IV

互动与设计

环台骑行(三)| 台西,城市一隅的风景

“挖掘资料的年代”,成为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互动装置。

跳脱传统图文展示,基于内容,装置设定成“发掘文物”的情景。

它的外观是占满整面墙体的岩层剖面模型,其中零散躲藏着几个“宝藏”,需要体验者手持探测手柄去发掘。

当手柄与物品上的感应器相吻合,电子大屏上便会显示该物品的名称、所属年代及通过碳元素检测方法得出结论的过程。

参观者持手柄探寻正如对考古发掘的模拟。自己“探测”出的成果,怎能不认真阅读?

环台骑行(三)| 台西,城市一隅的风景

除此之外,科学工艺博物馆的设计也不落凡俗。“健康探索”展厅令我叹为观止,感受一场知识与设计美学的融合。

展厅入口设计成书本翻开的模样,全厅以童话《爱丽丝梦游仙境》为线索进行串联,整个展览的设计与故事密切相关,既营造出如梦境探险般的场景,还通过隐喻转化,将爱丽丝、兔子先生、咧嘴猫、红心皇后、扑克牌兵等角色人物转换成各展品的意象。如以红心皇后代表压力症候群、扑克牌兵的牌面上列举台湾近年十大死因……我的观展心态也从学习内容变为“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怎么编”,惊叹于精巧的设计和关联,以及体验各种互动装置。

临摹,高雄

环台骑行(三)| 台西,城市一隅的风景
© bluefreedom5

在科技工艺博物馆,我才理解何为“寓教于乐”,并发现博物馆原来是好看且好玩的。“好看”取字面意思,不必引申到展物的精彩,即展厅有设计感和美学价值,观展时能感受到设计者的巧思和文化底蕴,拍到此一游照都不逊色于其他景点。“寓教于乐”则是博物馆从“请勿触摸”到“尽情触摸”,通过模拟实验、创设情境、简单交互,让参观者能够动手体验,从而加深对展出内容的印象,感慨一句“有意思”。

环台骑行(三)| 台西,城市一隅的风景
© CHI-CHUAN HSU

以博物馆这一窗口,我尝试描摹高雄的模样:发达的工业为底色增添凛冽,削弱传统文化的人情味儿;但能从细节处嗅出科技律动里轻快的调子,如美丽岛地铁站斑斓的穹顶,六合观光夜市成串的红色小灯笼。

继续向北骑行,我们途径鳞次栉比的高楼,前往下一个目的地台中市。穿过车水马龙的喧嚣,到达破旧的村落,发现最斑斓的色彩。

眷村的影子

环台骑行(三)| 台西,城市一隅的风景
© Louis Lu

眷村并非真正的村落,是时代的产物。

1949年,中华民国政府从日本接收台湾,来自大陆的国民党军人、军眷、流亡学生及企业家、公务员等,背井离乡随国民党政权迁往台湾。为免除军人的后顾之忧,台当局对他们进行了有计划的安置,无法居于营房或随军的眷属,暂住于学校、寺庙、农舍或牛棚。

飘落异地的人们,用茅草、竹子混合砖块和水泥搭起临时住所。围起眷村的竹篱笆内,是整个“丢掉的中国”的缩影,南腔北调,相濡以沬。

环台骑行(三)| 台西,城市一隅的风景
© VESS

在竹篱笆之外,却是另一个台湾。眷村,一个作为台湾渐逝的特殊生存背景和社会形态,融合着异乡人的流离悲怆,掺拌着苦乐交迭的命运行板,暗合着时代变迁的生命轨迹,统统都将成为闪亮而鲜活的集体回忆。而记忆难以消散的忧伤,名为乡愁。一湾浅浅的海峡,搁浅了那么多难以抵达的思念。

如今,尽管大多数眷村已不复往昔繁荣,在岁月里凋零,但它的影响却不可忽视。

光阴的故事

环台骑行(三)| 台西,城市一隅的风景
© WuJS

“不要吃惊,第一家在后院认真练举重的确定是,对,李立群……除了喘气声,他并没有发出任何嗓音,因此也没吵到隔壁在灯下念书的高希均和对门的陈长文、金惟纯、赵少康……

我们悄声而过,这几家比较有趣,那名穿着阿哥哥装在练英文歌的是欧阳菲菲,十六岁但身材已很好的她,对自己仍不满意,希望个儿头能跟隔壁的白嘉莉一样……”

谈到眷村,不能不提从这里走出来的名人。除了朱天心在上文《想我眷村的兄弟们》所提到的名字外,还有不少我们耳熟能详的人物:电影双雄杨德昌和侯孝贤,文化界重炮龙应台、张大春、朱天文,台湾电视教父王伟忠,标志性的大美女林青霞、胡因梦,天下谁人不识君的邓丽君,都来自眷村。

他们如破茧成蝶,在各自的天空翩翩起舞,令世人惊叹。

环台骑行(三)| 台西,城市一隅的风景

环台骑行(三)| 台西,城市一隅的风景
© WuJS

文学与影视方面,眷村一词,随着时代更迭被赋予了不同内涵。早期,眷村题材并不广泛,多散见于报纸副刊或是文章中的角色,属于“文学中的眷村”。随着眷村第二代作家崭露头角,以眷村为创作主题的文学作品才慢慢出现。

这些身跨截然不同生活情境与时代气氛的眷村儿女们,一方面耳濡目染长辈反攻大陆的信念,一方面急着打开眷村的藩篱构造出一片新天地与新气象,心中矛盾与彷徨尚不亚于父母那一段的战乱血泪,化为文字,便充满了力量。

环台骑行(三)| 台西,城市一隅的风景
© WuJS

近年,台湾眷村越来越成为一个文化符号。为留住特殊年代寻常百姓的喜怒哀乐、生死歌哭,再现眷村记忆,众多关于眷村的文艺作品被人们所关注。

王伟忠和赖声川创作的舞台剧《宝岛一村》,讲的便是当年随国民党来台军人在眷村的故事;

除此之外,还有《再见,忠贞二村》、电视剧《光阴的故事》、《闪亮的日子》等作品,让远在大陆的人们了解这个由远离故土的同胞们所创建的地方。

彩虹之色

环台骑行(三)| 台西,城市一隅的风景
© johannahf

到达台中,我们怀着万千思绪踏入一座现存的眷村,却发现这里与想象截然不同。

这座名为“干城六村”的眷村,被称作“彩虹眷村”。走进村内,蓬勃的生机映入眼帘,沿着村口数十米长的巷道向内走,便不可自拔地被染成彩色的墙砖吸引目光。再往里走,墙面上出现更多色调明艳、热烈的画作。地面以红漆作底,用白色和黄色等勾勒出小鸟、小鸡和兔子等造型;墙面则分区块,时而以蓝色为背景、时而以白色或黄色为背景,上面画了数百卡通造型的猴子、猫和孩童。红、黄、蓝、绿、白,绚烂的色彩和极富想象力的线条,让人们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

环台骑行(三)| 台西,城市一隅的风景
© johannahf

有些墙面上除图画外,还写着美好的寄语:工作顺利、万事成功、貌美如花……我们兴高采烈地拍照,适逢那天阳光灿烂,光影和色调都非常出片。快门停顿之余,看着造型俏皮的兔子、小鸡、猴子、小鸟、卡通人物、花朵、太阳以及彩虹,我原本以为,作者是一群天真可爱的孩童。

但实际上,最初拿起画笔的人,是一位年过八旬的退伍老兵。

涂鸦之力

环台骑行(三)| 台西,城市一隅的风景
© 健忘的行摄世界

民国12年,出生于香港九龙的黄永阜为响应“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于1949年入伍编入海南岛第10军团。1950年随着国民政府来台,先后在金门、高雄、屏东等地服役,最后搬迁至台中春安社区,定居于此。86岁那年,黄永阜因打发时光开始涂鸦,用儿时的方式呈现自己所喜欢的东西。

最初,老人只是在自家屋里屋外描绘心事,不少邻居途径,被充满童真的画作吸引,遂邀请他去作画。问及这些画的灵感来自何处,他说都来自梦:“每天只要梦见什么我就会赶紧把它画出来,人老了,记性不好,我怕忘了。这些画差不多都是我在梦里看见的……”

环台骑行(三)| 台西,城市一隅的风景

黄永阜以眷村内的巷弄街道为画布,还原出曾有的梦境。各式彩虹线条与可爱动物,把破旧的眷村变成了绚烂多彩的童话世界。这些彩绘改变了一座眷村的景观,如荒漠上的野花般,坚韧地绽放美丽,为无趣的现代城市增添惊喜。

老伯伯的童心,让彩虹眷村抵抗住了岁月的摧残,成为大人小孩心中的乐园。在这片眷村面临拆迁时,很多人站出来联名保护它;保护这些画,抑或一种内心的纯净与坚持,一个时代的缩影。彩虹村的“彩虹”,不止是墙壁和地面上的五颜六色,更是一份心意。 

故事的最后,因为黄永阜坚持创作,原本要被拆除的破败村落越来越受欢迎,被当地政府保留下来,成为对外免费开放的艺术公园。无数游客来此参观、拍照,购买一张明信片、或一根彩虹冰棒。“彩虹眷村”的启用,成为都市计划与人文景观并存的最好范例。改变、创造一个地方的历史,就这么悄然在一个人身上发生了。

由台南,至此刻

环台骑行(三)| 台西,城市一隅的风景
© Kazz I

从台南至此,我们似乎也在沿着历史发展的脉络前进。赤崁楼古韵犹存,见证明代的炮火;全球范围内的工业革命蔓至高雄,翻开近代史的一页;新中国成立掀起的惊涛骇浪,推动离岸的船只,装载几十年的乡愁。

地理铺就的舞台上,历史轰轰烈烈地演绎。大到国家、省份,小到一个村,一个人,皆为参与者,最终展现出当下,我们存在的此刻。

编辑:FF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动态 登录注册
全部评论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