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野途手机客户端 赛事管理后台 使用旧版
扫码关注
“野途网”公众号
马上报名
×
意见反馈
客服电话:400-6563-116

人物|世界冠军范弗勒腾:逆转的人生需要逆向思维

作者: 施燕妮 2020-08-28 09:23:15 3552 评论:0

人物|世界冠军范弗勒腾:逆转的人生需要逆向思维

安妮米克·范弗勒腾在每场比赛中都是激烈的竞争者,在2020年的获胜率接近100%,并且是女子自行车运动中的主导力量。但她远不止于此。她是个热爱生活的人,追求冒险,忠诚于自己的友谊,永远充满好奇、快乐和感激。她总是渴望在最喜欢和最擅长的事情上提高自己。

这位世界冠军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逆境,现今37岁的她已经达到了最佳状态。

“我很晚才开始骑车,”范弗勒腾说道。“直到大学最后一年,自行车才在我的生活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我在瓦格宁根大学学习动物科学,并专门研究人畜共患病和流行病学。”

“我在大学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在那里交到了很多好朋友。 毕业后,我们继续在学生宿舍里生活了七年多。对我来说,有骑车之外的朋友也很重要。在一起度过了学生时代之后,我们彼此的关系仍然很亲密。”

说到骑自行车的岁月,范弗勒腾实际上还是个新手。她从小就学会享受生活,“我为学生会做了很多课外活动,开派对一直开到深夜。如果那些年自行车是我的主要关注点,那么这些都是不可能发生。我很高兴,因为学生时代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段时间。那是一段完全无忧无虑的时光,我至今仍很珍惜那段记忆。”

人物|世界冠军范弗勒腾:逆转的人生需要逆向思维
范弗勒腾身穿荷兰Rabobank车队队服

完成大学学业后,她并没想继续从事科学研究方面的工作,而是选择在办公室,做劳动力市场的研究,但自行车比赛的自由正在召唤她。

“我对科学世界不感兴趣,”她说。“我喜欢上生理学和流行病学的所有这些课程,但被关在一个房间里完成论文是我学生时代最糟糕的部分。完成一个博士学位应该是这样的:在一个房间里呆好几年。”

“后来在办公室工作也不怎么好。我递交辞职信的那天,当时的老板告诉我,他从来没有见过我在工作中这么开心。那时我已经开始骑车了,为了有更多时间,我已经把工作时间从32小时减少到24小时。我仍然住在学生公寓里,每月几乎没有什么开销,这让我可以辞职去追求梦想,看看骑自行车能让我走多远。”

范弗勒腾在大学期间打过一段时间橄榄球,但一次腿伤让她结束了这项运动。而后的自行车和游泳是她唯一能做的运动,当时她加入了自行车和游泳俱乐部。

“任何会让腿承受太多压力的运动都不在我考虑的范围内,所以最终选择去游泳了。”她说,“即使我有巨大的游泳天赋,但也永远不会成为一名顶尖运动员。这项运动的单调和内在本质并不吸引我。它会变成一份工作,一种负担。我非常尊重铁三运动员,但是每天训练很多次,早上7点就要在泳池里泡着。不,这不是我想要的。”

人物|世界冠军范弗勒腾:逆转的人生需要逆向思维

“骑车是一种外出和与他人交往的方式。从加入学生自行车俱乐部开始,再到后面的WV Ede自行车俱乐部,这是一切梦想开始的地方。”

在WV Ede自行车俱乐部里,范弗勒腾意识到自己有天赋。俱乐部的教练把她送到Papendal训练学院进行一些测试,结果她的成绩与当时最好的女车手相当。“在Papendal的测试,激发了我继续走这条路,我也想看看会有什么结果。”

那是在2007年。她逐渐成名。在这过程中,她遇到了许多挫折。从2009年到2013年,她接受了三次手术,解决两侧髂动脉阻塞的问题。然而,当她开始在自行车界崭露头角之前,父亲却因癌症去世了。

但对于范弗勒腾来说,逆境并不是故事的结局,它总是一个新篇章的开始。她有一种“逆向思维”的人生观,总是试图往好的方面想,而不是被它造成的痛苦和悲伤所阻止。

她解释说:“有情况发生时,你可以坐在沙发上不做任何事情,也可以尝试充分利用它,专注于可以实际控制的事情。这些手术阻碍了我的发展。当我进行最后一次手术时,已经快30岁了。我也被限制在团队中。

人物|世界冠军范弗勒腾:逆转的人生需要逆向思维
生活中的范弗勒腾

“加入荷兰Rabobank车队的头几年,我在玛丽安·沃斯(Marianne Vos)的阴影下成长,但后来安娜·范德布雷根(Anna van der Breggen)和波琳·费朗德·普雷沃特(Pauline Ferrand Prevot)也加入了。我们成为了一支超级车队,队友能力超强。而我被困住了。”

“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在团队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但我不再被激励去做得更好或学习新东西。我做了该做的,这对团队管理来说很好了。”

2011年加入荷兰Rabobank车队前,范弗勒腾在同一个赛季赢得了环弗兰德斯赛、Open de Suede Vargarda和西法大奖赛(GP Plouay)的冠军。2012年,她在Rabobank车队取得了几场胜利,包括荷兰公路冠军和环巴斯克单站。随后在2013年取得了一些较小的胜利。2014年,她在女子环意赛上赢得了两个单站和环比利时赛总冠军。

范弗勒腾是一个需要精神和身体挑战来激励自己的人。在观看了2015年的比赛后,她知道自己必须要增强爬坡能力,才能进入荷兰队,就像她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帮助玛丽安·沃斯赢得金牌一样。在里约热内卢公路赛中,范弗勒腾大大提高了她的爬坡能力,使得自己来到靠前的位置。在距离比赛还有12公里的情况下,她似乎就要得到金牌了。但随后,她在下坡路段,发生了严重的摔车。

“很多人还记得我在里约热内卢奥运公路赛上的摔车事故,并将其视为我职业生涯的转折点。”范弗勒腾说,“其实不是。转折点是摔车前的比赛。那天我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爬坡手,这也是我在那次摔车之后决心要继续努力的地方。我渴望得到更多。”

没有人需要告诉范弗勒腾要努力工作。动力来自内心。她试着找出还能做的小改进,以此激励自己,这也是她在这一赛季中状态爆棚的原因。

人物|世界冠军范弗勒腾:逆转的人生需要逆向思维

“我知道有这个天赋,就要想把一切发挥出来,而且现在每天都要这样做。那是我最大也是唯一的动力。我必须承认,找到提高自己的小方法越来越难了。在开始的时候,你会取得巨大的进步,这些都是巨大的激励。但现在,我必须更加努力地寻找,不过我还是能做到的。”

她还试图找到办法走出自己的舒适区。训练是她喜欢的事情,但她需要精神和身体的刺激,以保持长时间的工作。她在哥伦比亚发现了这种“刺激”,在与队友埃斯特班·查维斯(Esteban Chaves)和团队公关经理塔林·科比(Taryn Kirby)交谈后,她开始了一段新的冒险。

“(查维斯)说我应该去哥伦比亚训练营试试,”范弗勒腾说。“塔林也曾去过那里,告诉我那里并不像这个国家形象所显示的那样危险。我的邻居从哥伦比亚领养了一个儿子,所以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但妈妈不太同意,她只是让我像往常一样回到西班牙,但在特内里费岛上和所有的自行车手在一起让我觉得乏味。我需要体验新事物。”

她曾预订了2018年前往哥伦比亚的机票,但在因斯布鲁克世界锦标赛上遭遇严重摔车,她不得不推迟了行程。在那次比赛中,她摔断了腿,但仍坚持完赛。在经历髂骨手术和里约热内卢摔车事故之后,更增加了她去哥伦比亚冒险的动力。她总是在逆境中找到动力。

“在2016年的世界锦标赛上,我曾与(哥伦比亚车手)戴安娜·佩努埃拉(Diana Penuela)交换过队服,但我并不十分了解她。”她回忆道。“当时我在阿姆斯特丹的机场,心里在想,为什么我这么想要走出舒适区呢。我对哥伦比亚也有很多先入之见,但当我抵达哥伦比亚并在马尼萨莱斯受到欢迎的那一刻,这种感觉就消失了。我非常受欢迎,他们甚至为我举行了新闻发布会。”

人物|世界冠军范弗勒腾:逆转的人生需要逆向思维

“去那里,我是为了提高自己,享受这个国家,这里的人民和文化。那是一次非常丰富的经历。我还学了一些西班牙语。所有这些新的经历都让我充满活力。”

转会绿刃车队后,范弗勒腾在女子比赛中步步高升。自2016年以来,她赢得了43场比赛,包括计时赛和公路赛世界冠军,两次环意,以及许多世巡赛,如白路赛、列日-巴斯通-列日和Boels Ladies Tour。2019年,约克郡世锦赛,她单飞了106公里,夺得冠军,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时刻。

37岁的范弗勒腾觉得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坚强。内在的动力是她最强的武器。她天生好奇,在尝试改进时会很高兴。

“当我觉得自己不再好奇,或者当不再想把自行车从棚子里拿出来训练几个小时的时候,激情就消失了。”她说,“火熄了。这意味着这次冒险结束了,但同时也是开始体验其他事情的新开始。我希望能吸引更多的人,更多的女性骑车。一起骑车,中途喝杯咖啡是一件很好的社交和健康的事情。”

编辑:夏春花

全部评论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