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用户注册 个人用户登录
  • 客服热线:400-6563-116 09:00-18:00

  • 客服热线:400-6563-116 09:00-18:00

  • 客服热线:400-6563-116 09:00-18:00

  • 客服热线:400-6563-116 09:00-18:00

  • 客服热线:400-6563-116 09:00-18:00

  • 客服热线:400-6563-116 09:00-18:00

  • 客服热线:400-6563-116 09:00-18:00

魏魁发文正面回应“嗑药风波”:不排除小人陷害

来源:Seven 7 2019-12-05 14:02 11885

魏魁发文正面回应“嗑药风波”:不排除小人陷害

昨日,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公示的一则信息震惊国内车坛,国内知名业余车手魏魁、杨启航因兴奋剂违规被通报(详情点击《业余车坛罕见! 知名车手魏魁兴奋剂违规被官方通报》)。今日上午,魏魁就通报事件作出了回应。

魏魁在其个人微博中,发布一则名为《魏魁致各位同盟的一份信》(小编注:应该是“一封信”)的公开信,就参加环羊卓雍措自行车公开赛的前后始末进行了详细的说明。

魏魁表示,自己与队友杨启航于 7月14号抵达拉萨开始适应训练,在赛前一星期左右得知此次羊卓雍措比赛要查兴奋剂。在25日至27日比赛期间,组委会没有提供午餐,甚至晚饭还要限量,所以很多选手只能出外觅食。比赛期间,魏魁一共接受了6次兴奋剂检查。

根据公开信的内容,比赛结束后所有选手的奖金没有发放,组委会声称要等尿检报告出来再行通知。10月28日组委会通知了五例阴性报告,没有魏魁和杨启航的名字,11月1日组委会又通知了两例阴性报告,陈凯和杨启航均为阴性。直到11月12日,兴奋剂中心致电魏魁和杨启航称,两人剩下的五例均为阳性。魏魁表示,直至收到邮件通知,他才第一次知道司坦唑醇阳性这种物质。

公开信中,魏魁同时提出一些个人的观点和质疑。一是,赛前明知要查兴奋剂,自己不可能在代价如此之大的情况下明知故犯;二是,自己与杨启航饮食几乎同步,但两人的尿检结果并不同步;三是组委会提供的住宿环境极为不安全,不排除陷害;四是组委会工作人员对兴奋剂检测语焉不详;五和六均是针对兴奋剂结果公布流程问题的质疑。

魏魁直言,目前无法自证清白,只希望通过阐述事情始没让大家了解,站在中立的角度去讨论和分析这件事。

以下为魏魁公开信全文:

魏魁致各位同盟的一份信

广大骑行界的朋友你们好,相信这两天大家已经看到各种版本的我了。那么我也简单说一下我自己,03年看完家门口的环湖赛我深深爱上了自行车这项运动,07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踏上了正真的自行车生涯,12年来自行车已经成为我人生的一部分。我从小生长在老家青海门源,在耳熟能详的业余车手中,我应该是来自海拔最高的选手,也因为先天性的海拔优势自2013年西藏有比赛来我几乎赢得了所有高原的胜场。大家也就习惯性的叫我“高原王鬼哥”。

今年7月26日朋友发链接给我和队友杨启航告知羊卓雍措的比赛第一名奖金高达15万元人民币,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当时这个消息几乎轰动了整个骑行圈,这也是目前国内业余赛历史上奖金最高的一场赛事。当我们还在讨论此消息是否真实的时候,再次点击此链接却已被删除。之后我们再三和组委会确认消息可靠后,我们放弃了接下来的所有赛事计划,7月28日我就回到青海老家全身心投入这场赛事的准备和训练。在老家训练的那段时间听说组委会可能会邀请专业队及职业队选手参加,还想着冠军估计和自己无缘了。但是最后名单公布出来之后让我松了一口气,除了我经常在高原遇到的对手之外,就多了大家熟悉的陈凯和陈怡恩,专业组总人数也只有26人。

7月14号我和队友杨启航就抵达拉萨开始适应训练,比赛前一星期左右我们得知此次羊卓雍措比赛要查兴奋剂,其实当时我们并没有过多的讨论这个话题,因为在我们看来这都是专业级竞赛的事情。所以完全没有注意和防范身边可能存在的危险。24号所有选手抵达浪卡子,当天晚上算是整场比赛中的最高接待。但是25-27日比赛期间所有选手都是住在当地藏族村名家里,好多人住一个房间睡沙发裹睡袋,组委会也没有提供午餐,甚至晚饭还要限量。所以很多选手没办法只能去外面自己想办法。第一天队友杨启航和陈凯突围,杨启航拿到赛段第一,我落后两分多只拿到第三,比赛结束赛段前三接受尿检,这也是我人生第一次接受尿检,之后的三天我都有接受检查,队友杨启航接受了第二赛段的检查。最终我和队友如愿以偿拿下了整场比赛的第一第二,总共接受了6次兴奋剂检查。

8月28日结束比赛之后所有选手的奖金没有发放,直到10中旬有媒体来关心我们奖金是否发放,组委会声称要等最后的尿检报告出来。10月28日组委会通知了五例阴性报告,没有我和我队友的名字,11月1日组委会又通知了两例阴性报告,陈凯和我均为阴性。因为比赛期间我和队友吃饭和补给几乎一模一样所以我就认为其他的也不会出问题。直到11月12日,兴奋剂中心才给我们电话通知剩下的五例均为阳性,也就是说我和杨启航剩下的五例都是阳性。同时收到邮件通知,我们所查出的是司坦唑醇阳性,相信绝大多数人应该是第一次听说这个物质,包括我自己也是第一次听说。之后我们就上网普及了关于此物质的各种知识,也咨询了很多医学方面的朋友了解了很多,但是我们并没有得到对我们来说有价值的东西。

12月4日就在我们还在分析和检测可怀疑补给的过程中,国家反兴奋剂中心就已经将我们的结果公布至官网,在骑行圈内造成了不小的舆论。所以我想在此提出一些我个人的观点和质疑,希望大家从客观的角度分析问题。

第一:比赛前组委会已通知要查兴奋剂,一旦查出并且要在西藏禁赛五年,那么我们怎么可能还会在比赛期间服用违禁药物。如果我自己已经服用违禁药物,那我又怎么可能冒险每天去争夺赛段冠军而葬送自己的前程。

第二:比赛前半个月我和队友杨启航饮食几乎同步,赛前补给也是完全一样,为何我第一天的尿液呈阴性,而队友杨启航为阳性。

第三:组委会给我们提供的住宿环境极为不安全,当我们外出吃饭的时候我们的房间门都无法上锁,不免小人陷害。

第四:此次比赛是山南旅游局主办,成都圣望天泽旅游公司承办,他们怎么会想起说要查兴奋剂,当我打电话问起组委会工作人员谁提议说要查兴奋剂一事时,开始给我说的是他无权透露此事,在我反复询问之后将话锋又改为我不知请,我帮你问问。

第五:10月28日公布五例阴性,11月1日再次公布两例阴性,其中有一例是我的阴性报告,直至最后剩下的五例结果同时公布均为阳性,难道是凑巧吗。

第六:我们的阳性结果在兴奋剂中心4日就已盖章,理论上第一时间通知当事人,为什么据我所知先通知西藏体育局,拖到12日才通知到我们。

以上是我个人的一些观点和质疑,我希望大家不要只看结果去讨论此事,更希望大家了解了过程再去讨论。以我现在手里的证据我没办法证明自己是清白的,但是如果大家不了解过程就认定我嗑药了这对我不公平。我没有指望这份公开信对结果有所改变,我只是希望大家站在中立的角度去讨论和分析这个问题,如果你们有什么直接想问我的问题,我会直言不讳,谢谢大家能花时间去读完我所说的一切,非常感谢!

编辑:哈比罗

超级赛事险

热门评论:

2019-12-05 14:30 发表 陈凯

找任何理由解释都可以,唯独不要说别人陷害什么的。这锅甩的面积太大。

回复 38

2019-12-05 16:15 发表 T_88025

从魏魁所述第一点“比赛前组委会已通知要查",而第四点却又“打电话问起工作人员谁提议说要查”来看,他可能是个八卦的人,或者,是心虚的表现。另外第六点“兴奋剂中心先通知西藏体育局”,是符合流程和第三方责任的

回复 7

2019-12-05 15:56 发表 格里斯特

这个真的能陷害吗?我书读得少,你个糟老头子可别骗我

回复 7

2019-12-05 15:01 发表 W28304229125

我相信没有磕药,一位职业车手不可能因为自己的生涯去断送在一场比赛上,再加上我和杨启航是10年的队友,此类事件有待进一步调查,也请官方与魏魁 杨启航进行正面公开以及主流媒体的直播报道下对质

回复 6

2019-12-05 23:39 发表 高原之舟

+早就应该兴奋剂检测,即使不检测也应该说明有可能检测,敲山震虎,有可疑就一定要检,一旦检出违禁,终身停赛,追缴以前所获奖牌,奖金,经常在赛场上出现面部浮肿放光,突然体重下降,成绩突然提高超越很多,突然下降很多,都可疑(除了疾病原因),其实各种兴奋剂都对身体伤害很大,身体慢慢。被掏空,贻害终生,再一个把赛事奖金设置奖面宽,奖金小,全民健身参与,提高全民身体素质。

回复 6

最新评论:

2020-03-24 12:42 发表 W65438174562

为什么放弃b瓶检测

回复 0

2019-12-11 09:24 发表 途中

1 娄重阳:

我相信魁哥不会这么做

回复 1

那都有你个吊毛

回复 0

2019-12-10 08:07 发表 下坡副将

说陷害论那也要把可能陷害的人是哪些明确列出来,并找到有关证据,该起诉起诉,该上访上访,在这空口白说有啥用。

回复 0

2019-12-07 18:07 发表 骑兵团长

他们平时就表现很优秀,这次让人觉得太可惜!禁药不值的!凭实力,他们都不在人后,只能说明业余比赛竞争已经很激烈了,竟把人逼到了吃药的地步,我参加首届羊湖赛,吐尔松江拿第一,那实力是有目共睹的!愿大伙比赛热情不减永争第一,万一赢了呢!第三名没有检测到,但成绩还是跑得很好呀!

回复 0

2019-12-07 17:21 发表 骑兵团长

回复 0

2019-12-05 23:39 发表 高原之舟

+早就应该兴奋剂检测,即使不检测也应该说明有可能检测,敲山震虎,有可疑就一定要检,一旦检出违禁,终身停赛,追缴以前所获奖牌,奖金,经常在赛场上出现面部浮肿放光,突然体重下降,成绩突然提高超越很多,突然下降很多,都可疑(除了疾病原因),其实各种兴奋剂都对身体伤害很大,身体慢慢。被掏空,贻害终生,再一个把赛事奖金设置奖面宽,奖金小,全民健身参与,提高全民身体素质。

回复 6

2019-12-05 20:57 发表 W23835126435

陷害论一杆子打翻一大片

回复 2

2019-12-05 19:48 发表 车小白

司坦不都是注射的吗

回复 1

2019-12-05 19:01 发表 漫漫骑

阴谋论都来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回复 1

2019-12-05 19:00 发表 W28682229156

1 陈凯:

找任何理由解释都可以,唯独不要说别人陷害什么的。这锅甩的面积太大。

回复 38

说的对 用了就是用了 我相信这只是个开始 以后的自行车业余圈会更干净

回复 1

1 2 3 >

资讯推荐

1

中自协宣布:2020环中国取消

[查看详情]

2

环中原公开赛全面升级 推出线上“云骑行”赛

[查看详情]

3

2020环伦巴第参赛名单公布:埃费内普尔VS范德普尔

[查看详情]

4

冰雹突袭环多菲内 车手遭砸满背是伤(附视频)

[查看详情]

5

环多菲内S2 英力士做无用功 罗格利奇超强进攻夺冠

[查看详情]

6

赛程、直播、阵容…2020环法观赛指南请查收!

[查看详情]

联系客服 400-6563-116 微信报名 微信客服请扫描二维码 微信客服请扫描二维码 APP报名 App下载请扫描二维码

© 2016 Wildto Corp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闽ICP备14001544号-1